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中國被貼“匯率操縱國”標簽到底意味著什么?
2019-08-13 11:37 作者:呂越 陳泳昌 來源:中國經營網

8月5日,美國匆匆忙忙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引發全球熱議。在國際社會嘩然的同時,更多的是駁斥與質疑,美國亂扣“匯率操縱國”的帽子,不僅失信于國際社會,更會把自己逼入“走鋼絲”的境地,并最終沖擊美國核心經濟利益。

“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后,七國集團(G7)也不支持美國的指控”,據歐洲新聞電視臺12日報道,G7被爆不愿意支持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做法。不僅如此,不少美國前任及現任官員均表示,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前也并沒有做過協商。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昨日撰文指出,近期美國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不會改變中國的外匯管理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金融改革仍將持續深化,金融開放仍將持續擴大。

那么,中國被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到底是怎么回事?對中國到底有何深刻影響呢?我們邀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呂越、陳泳昌兩位教授重點分析解讀。

以下是正文:

2019年8月1日,美國再次宣稱擬對中國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征收10%的關稅。又在人民幣破“7”次日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這是繼上一次1994年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后,25年來的第一次。美方此番行徑,是貿易戰持續升級的重要表現,也是美后續可能發起其他金融制裁措施的重要預警。

一、中國并不符合美國財政部報告中所謂“匯率操縱國”的條款

首先需要明確的問題是,到底美國所指摘的“匯率操縱國”是如何認定的。實際上,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關文件,目前并沒有針對“匯率操縱國”的明文規定。而所謂“匯率操縱國”則只是美國單方面向世界各國制定的規則。

與此問題相適應的美國法律文件有兩份。

其一是1988年推行的《綜合貿易與競爭力法》第3004條,規定美財政部應當考察各國,是否存在干擾國際收支平衡調整或企圖在貿易中獲取不公平優勢,從而人為操縱匯率的情況。其考量標準包含以下幾部分:(1)貿易和經常項目余額;(2)長期大規模單向干預;(3)外匯儲備快速積累;(4)資本管制和支付限制;(5)低估和實際有效匯率變動的措施;(6)經濟增長異常嚴重依賴凈出口。當其財政部認為某國正在實施匯率操縱時,并且該國滿足以下兩個條件:1.與美國存在大額經常賬戶順差(超過GDP的3%),2.與美國有顯著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則應當與該國或通過IMF進行磋商談判。

其二是2015年推行的《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第701條,對“匯率操縱國”的界定具體為以下三項:(1)與美國存在明顯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2)與美國存在大額經常賬戶順差(超過GDP的2%);(3)單邊持續干預外匯市場(一年中至少6個月存在干預,購買量超過GDP的2%)。

根據美國財政部每半年向國會提交一次的書面報告,最近一次(2019年5月)的正式報告中指出,中國符合2015年美國新法律中的第一條,與美國存在超過2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不符合第2、3條,但因為貿易順差較大,因而和日本、韓國、德國、意大利、愛爾蘭、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等8個經濟體共同被列入觀察名單。報告中業已明確聲明,中國并不符合“匯率操縱國”的條件。

此外,中美過去12個月累計貿易順差總額約3309億美元;2018年,經常賬戶盈余占比約0.39%,今年第一季度占比約1.55%;過去一年的外匯儲備基本穩定,并未出現大規模購買情形。且不談美單方面制定的法律是否符合國際規則,這諸多現實數據也均能反映中國并不違背美方法律,不能被界定為“匯率操縱國”。三項條款僅符合一條,反而觀察名單中的其他各國違反兩條卻相安無事,美方兩次界定自相矛盾,行事雙重標準。退一步而言,即使美方本次界定是依照1988年的法律文件,上述數據同樣能有力闡明,中國并不應被冠以“匯率操縱”。

二、當前匯率貶值的原因是貿易戰升級下的悲觀情緒,而非央行有意貶值

縱觀過去10余年人民幣匯率的調整情況,總體上是大幅升值。而當前匯率的短期貶值,則是貿易戰升級下的悲觀情緒蔓延,非央行有意為之。國際清算銀行數據顯示,自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匯率上升38%,實際匯率上升47%,這在20國集團當中位居首位,充分彰顯人民幣的強勢發展歷程。且在不久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的第四條款磋商中也有聲明,人民幣匯率大體是與基本面相符的,并未出現高估或者低估。

此次人民幣貶值更為深層次的原因,是全球經濟形勢的變化和經貿摩擦加劇所引發的市場效應。近年來,英國“脫歐”行動、中美貿易摩擦、日韓貿易爭端等對原本就已負重前行的世界經濟增長雪上加霜。不確定因素一次又一次地影響市場預期,消磨投資者信心。就中美貿易摩擦方面,截至目前雙方已進行多輪磋商,但收效甚微,來自美方政府的過多不確定性使得雙方協議屢屢成為一紙空文。大阪會晤之后,美方公開聲明愿意推動中美貿易磋商平穩進行,且不會再對中國施加更多關稅。但僅一個月之隔,8月1日特朗普再次對外宣稱更大規模征稅,這一舉動立即引起市場的軒然大波,美國股價應聲暴跌,人民幣匯率在此加稅之際,也自然而然地跟隨市場反應出現貶值跡象。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部分原因在于美元的過于強勢,IMF上個月宣布美元當下的匯率與其基本面并不相符,高估6%~12%。更為廣泛地考察多國匯率數據可以發現,近一年來,歐元對美元、英鎊對美元匯率均出現走低現象。其他各國匯率也都有著短期或長期的上下波動。就過去三年的美元指數而言,2016年一整年間,該指數幾乎持續大幅下行,降幅約為2016年初的14.5%,2017年至今逐漸攀升回歸至原有水平。短期內,如2018年8~9月,2018年底至2019年初,美元指數也出現持續走低。而美元指數的漲跌衡量著美元對世界各國的一攬子貨幣的升值或貶值,所以可以得知,美元本身也存在著短期或中長期的貶值。除此之外,在過去一年,包括英鎊、歐元在內的世界主要通用貨幣,對美元的匯率都出現了明顯下降。所以,匯率是一項始終隨市場因素變動而調整的指標,短期內各國貨幣匯率都會上下波動。因此,人民幣近期的貶值,不應被妄自歸咎于操縱。

三、央行多年來致力于浮動匯率體制改革,中國匯率是市場化的結果

事實上,20世紀末以來,央行便致力于浮動匯率體制的改革,中國當下的匯率已是市場化的結果。總體而言,中國的利率市場化推進是以先外幣、后本幣,先貸款利率、后存款利率的順序。以1993年利率市場化構想的提出為開端,1996年放開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為標志,至2006年相繼放開債券市場利率、政策性金融債發行利率、境內外幣貸款利率、大額外幣存款利率等,其間不斷地擴大金融機構利率的浮動范圍,以至貸款利率上限全部放開,存款利率下限不再管制。2012年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調整為基準利率的1.1倍,貸款利率調整為基準利率的0.8倍,2013年全面放開貸款利率管制下限,2015年對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等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至此,人民幣匯率市場化階段已經基本完成,存貸款利率上限、下限已被全部放開。

中國在致力于人民幣匯率穩定中的貢獻,國際上有目共睹。以往的兩次危機之下,中國承諾并兌現,努力維護匯率穩定并居于合理水平,為世界經濟邁出危機霧藹作出了突出貢獻。中國不會也沒有必要去依托于狹隘的匯率操縱在國際貿易中獲取“優勢”,從而維系經濟增長。中國會始終恪守G20承諾,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作為政策工具。即使在2018年面臨美方惡意挑起的貿易爭端,央行也未曾對人民幣進行“貶值化操縱”以改變外部環境。恰恰相反,當下的美國政府頻頻向美聯儲施壓,有意干擾該部門一貫的獨立性,或許這一點更加符合其自我演繹的所謂“匯率操縱”。

今年6日央行的聲明中明確指出:“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機制上人民幣匯率就是由市場決定的,不存在‘匯率操縱’的問題。”另外,國際方面對美方此次行為也相繼作出評述,美方此次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大抵貽笑四方。8月9日,IMF也再一次發文表示,當下中國匯率符合經濟基本面。

參照美方法律原文,被列入“匯率操縱國”之后,美財政部有權啟動與該國或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磋商進程,以尋求消除他國不公平優勢的解決方案。若一年期過后,美方認為該國并未舉措,或雙方之間各項差額未能得以緩釋,美國會采取相應的制裁措施。雖然僅從上述措施的可能結果來看,短期內中國并不會因此而受到巨大沖擊,且一年的緩沖期所相伴的時間窗口也可提供其他的應對契機,但在貿易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背景之下,美方政府的言行又充滿變數,這一年里也未必風平浪靜,美方或許會再一次地施行雙重標準。因此,理性分析此次美擅自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的同時,相應的預警機制也應當盡快推行,以應對美國后續可能采取的其他實質性金融制裁措施,避免陷入“貨幣戰”的重大風險。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pk10前三稳赚技巧公式